Thursday, November 20, 2008

what is lomo to you?






最近被問了幾次"What is lomo to you?"。起初Lomo對我來説是一種另類的照片,有時候Lomo會是一種產品,不過多數時候Lomo對我來説是生活的一部分,嚴格來説Lomo就是用Lomo牌子的相機拍出來的照片,在深入一點就是用Lomo相機拍很Lomo的東西,比如說一個人的屁股,自己的影子,放在桌子上/地上拍對方……等等都是很"例牌"的,是最常見的,可是也不能把這些照片歸類為Lomo,因爲那樣做很傲慢。硬要將一個形容詞與Lomo划上等號,我覺得“酷”會是最貼切。
人家玩數碼,我偏要玩膠卷-酷,
人家站在雙峰塔下把自己及它拍得清清楚楚來留念,我只拍各自的影子-酷,
人家的相機越買越小架,我越買越大塊,越久,越麻煩-酷,
我的相機拿出來很少機會會跟暴發戶的爸爸同一款-酷,
我拍的照片有時候根本看不出是什麽-酷!

最近討論區出現了一位很pannai(馬來西亞稱讚小孩子常用的詞句)的朋友,他毫不吝嗇地跟我們分享他pannai的發現:用各種不同顔色的燈籠紙放在DSLR鏡頭前面,把所拍的數碼照片都偏向一種顔色,可能這位朋友對Lomo的認識還很表面,Lomo對你來説難道就只有偏藍、偏紅、偏綠、偏黃嗎?
"what is lomo to you?"這個問題很吃力,現在Lomo對我來説是友誼,因爲Lomo把一班很奇怪的人不知不覺聚在一起,每天在討論區嘰嘰咋咋,也常一起旅行,到處吃喝玩樂,永遠有說不完的話題,早上見面、晚上見面、網上見"面"、MSN又見"面"……就是講不完。
講真的,其實Lomo就也只是一種產品,一個相機的品牌,一個提供人們拍照的用具,把我們身邊發生的一切記錄下來。爲什麽我們要把自己歸類成另一群,而我們的照片要在特別的討論區分享?因爲我們不想想太多,什麽構圖啦!光線啦!主體啦!概念啦!我們都不想去煩,我們只要爽!如果在photography的討論區裡與photographer分享,我覺得我們的照片會被彈得一文不值,所以我們才會有自己的討論區。請不要誤會,不是我們的境界太高,我們沒有那麽高貴,而是我們很笨,只會用Auto,調我們覺得(大概大概)對的焦點距離,按下快門,拿去沖洗,給錢,拿照片,看照片,跟朋友分享,也不懂得處理照片。如果你們覺得我們很驕傲,閉門造車,不友善,請原諒我們,我想那就是Lomo態度,能"click"在一起就一起,不能的話請不要勉強。
以上那4張所謂的Lomo照片(如果你覺得是),我也很難説他們是Lomo, "what is Lomo to you?"
Lomo = 敗家!
camera : Lomo Compact Automat
film : Kodak e100sw, Fuji Provia 100f, Fuji Velvia 100f

Tuesday, November 18, 2008

Shoot from the Hip



Sukhumvit, Bangkok, 18 Febuary 2008



Bugis, Singapore, 8 November 2008

Thursday, November 13, 2008

Into the Wild


年尾了,許多人見面后“咳……”一聲然後接着的話題一定是圍繞着想轉換生活及工作環境。有光從東京回來了,帶着他已實現的夢想光輝回國,記得我們在齊籐畢業后曾經說過會到東京過聖誕,可是我還在這裡……這次他回來應該逗留不久,而且還點燃了我那把已被自己撲滅過無數次的火,可是魚與熊掌不能兼得,我真的要好好跟家人談談才可以,不想自私地做出決定。

jhunnie一直知道我很想流浪,因爲我一直把流浪的瀟灑點挂在口邊,有些東西做不到就得幻想,幻想得不過癮,就吹水。上個星期他介紹我一部叫《Into the Wild》的電影,他說我一定很喜歡,剛剛看完了……(等等,想象一下我眯着眼睛,嘟起嘴巴,輕微地搖頭,嘴巴還會發出“zok...zok...zok...”聲音的樣子。)

超級棒!

戯裡有句話:“Two years he walks the earth. No phone, no pool, no pets, no cigarettes. Ultimate freedom. ” 哇!我看到那裏時,雞皮疙瘩,雙手抓頭,看左看右,沒人分享,就是那麽一直咬牙切齒地“嘶~哇……嘶……”主角抛開所有的一切流浪去,一路上遇到不同的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故事而逃離城市,有吉普賽,有退役兵士,有天體主義者等等,都是超酷的,都是我夢想成爲的人。看着看着,然後告訴自己,這種情景只有電影裡才會遇見。誰知道!誰知道!誰知道……


……原來這是部真人真事電影,真的有那麽一輛巴士,真的有那麽的一個人:Christopher Johnson McCandless !以上這張是他為自己拍下的一張照片。電影裡的每一個鏡頭都是實地拍攝,是由金像獎影帝辛潘(Sean Penn)持導的,辛潘也是一位我十分喜歡欣賞的電影人,他爲了拍這部《Into the Wild》,苦苦地等Christopher McCandless家人的同意等了十年!這種精神真的是……真的是……難怪Madonna不要你!(不知道怎樣形容)很多在從事音樂,藝術,設計的朋友往往都很懷疑一直這樣堅持下去不知道對不對,我覺得不必太過苛求什麽飛黃騰達,一夜成名,只要開心就好,堅持到底就是勝利。

很喜歡以下這一句話,也是從電影《Into the Wild》聽見的:

"If we admit that human life can be ruled by reason, then all possibility of life is destroyed."

Tuesday, November 11, 2008

她說

她說:“唔係你o既,就唔係你o既……”




Monday, November 10, 2008

等着走,等着看

Giă Giá Kuà Kuă at Penang...
waiting for feedback...
time goes by slowly...
but we can't just sit and wait here...
let's pray Guan Yin Ma to let jhunnie wins the lottery and sponsors the whole trip!


camera : LCA
film : Fuji Provia 100f, Lomo X-pro slide 100, Fuji Velvia 100f

Friday, November 07, 2008

Duck on Water

從小就很喜歡看我家的老大在錄音室工作,小時候有機會上來吉隆坡而且可以去錄音室是一件很開心的事,可是老大的女人不喜歡進錄音室,原因是怕冷。所以結果還是很少機會去看老大工作。

上個星期Singblass發送了這2張Lomo圖給我,哇!帥呆了!大多數的時間我爸都在錄音室、工作室、音樂室,回家后就是三更半夜了,如果有機會一起吃飯,他也不會談工作上的東西。有時候跟singblass喝茶,他都會提到一些有關我家老大的東西,比如說在錄音室睡着、一起出國公幹遇到的趣事、說過的一些笑話等等,我都很感興趣。

曾經有一次我在老大的錄音室閑溜,看他錄合音,哇,原來不容易,2首歌4把合音竟然錄了一整天,午餐,晚餐,夜宵都在錄音室裏面食用。可是錄完了之後大家都很開心,感覺很爽!因爲自己也很愛音樂,中學時代又有學人家組樂隊,所以深深體會到在錄音室的那種氣氛和錄完后的那種爽快!時常有朋友問爲什麽不幫爸爸找吃,我都會回答得很負面很抗拒,其實是很想的,可是我根本不懂音樂,怎麽幫啊?只怪自己小時候玩叛逆,不學鋼琴、不學吉他、不學樂理...

現在只能看老爸工作的結果,卻看不到最爽的製作過程...


pic by singblass with LCApic by singblass with LCA
Lomographed by singblass with LCA Refurbished
while recording for Magic Mirror The Musical (寳鏡)

Thursday, November 06, 2008

see(want it to be)



可能只是擦肩而過卻留下美好回憶,
在轉角等待被發現的卻沒有被留意,
那三棵椰樹在藍天下看着白雲漂移,
盼望有人某天擡頭瞭望其實不容易,
常路過樹底的你難道從來沒有懷疑?
其實他那張被你讚美的照片就這裡。


some sweet memory remains maybe because of just a smile,
thing that always be at the corner but unseen like away from thousand miles,
coconut trees underneath sky are watching cloud that moving like mouse,
is hard to expect someone would stare at them and awed,
even you who often passing by was asking how?
how did he capture this scene where actually in front of your hou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