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29, 2006

喝茶

好像很久沒有與我家鄉的老朋友喝茶了。

時常有約我,可是時間都合不來。

搬得好遠,好處-寧靜;壞處-脫節。

以前不必一放工就回家,可以找幾個豬朋狗友喝茶。

當然,話題不會是國家大事,而是圍繞在女人與汽車。

現在搬家了,搬得離開市中心很遠。

媽媽也開始煮飯了,放工了就得立刻回家喝湯。

有好;有坏,好在煙少吸了,坏在話題少了。

馬來西亞的嘛嘛檔真是一個很偉大的發明,

無所不在、24小時不休、價格便宜、有超大投影熒幕、
坐在無敵星空下、車子可以停在身邊、笑話可以大聲講、
煙蒂可以丟地上...等等,有時還會幫我們清腸胃呢!

爲了彌補老朋友之間的感情,我想我真得抽點時間出來,

喝茶+吹水!

Monday, November 27, 2006

不求人

非常偉大的發明,以及美妙的名稱 - 不求人。

記得小時候外婆也有一支《不求人》。

每當我周末傍晚上完畫畫班后,就會到外婆家去。每次踏入外婆家,就會看見外婆坐在客廳中央,雙腳懶洋洋地放在躺椅尾端。臉上的皺紋在橙紅色的夕陽籠罩下,看似片小沙漠。那兩顆沙漠上的黑珍珠毫無目的的看着大門,像是在等待些什麽。可能正在盼望她在遠方工作的子女回來探望她吧?很少跟她聊天,因爲需要很用力,要大聲喊之外;還得比手畫腳。

她坐着坐着,無聊了就打個瞌睡,或者拿起《不求人》刮背。刮啊,刮...有時還有可能刮上整半天,看來《不求人》還真可以替她過時日呢!可以說是生活良伴。可是對我來説就不是位好朋友了,那《不求人》因爲是媽媽最隨手可得的條枝形物體,萬一我一做錯什麽事,那《不求人》就是我的處罰工具了。

有一次我做錯事,偷偷把《不求人》藏了起來。可是沒有《不求人》的情況下,不但我的屁股痛;媽媽的手也痛;外婆也像不見了一位老朋友一樣整天忐忑不安。因爲外婆老了手腳比較不靈活,手指碰不到背後...結果我還得幫她刮背。時常刮不對位置,搞得外婆很不耐煩。早知道會搞到那麽多人不開心,我就不把《不求人》藏起來啦!

不能叫我不做錯事,小時候嘛,哪裏懂什麽是對;什麽是錯。總得讓我試一試,挨打了就是錯;沒事的話下次繼續玩。

Thursday, November 16, 2006

煙熏妝的龐克女

凝聚在cymbal的拍子中
妳微閉雙眼望着自己的龐克皮鞋

貝斯把傷感沉澱着
不滿隨電吉他咆哮

沉默的妳站在舞台上
把麥克風變成魔杖
把人海給俘虜了

哄!!!經妳滄桑的喉嚨
尼古丁的過濾再透過麥克風
天上神明也因妳哭泣

妳的背影讓我願意當你一世的鼓手
為妳打擊妳心中的不滿

不知打斷了多少drumstick
不知打破了多少鼓皮

妳的野性還未被我馴服

來吧!等着妳
把情緒發洩
把過去變成音符吐出來

去吧!狂野吧!
把今夜征服
我們還有更多的明天

酗酒、 毆打; 每晚都睡拘留所
性愛、 毒品; easing your pain
悲傷、 過去; 永遠在妳腦海中

跳上舞台 妳就能忘記
歌聲裏的你 只有我明白

今夜就讓我們激情地jam歌吧!

Monday, November 06, 2006

工作

工作涵蓋的意義到底真的只是爲了錢嗎?難道已經沒有人再理會工作所帶來的貢獻?一份好的工作就已薪水來做定位?工作了兩年多,每一次遇見親戚或朋友問起工作時一定問工錢好不好,難道我選擇這一份工是爲了那一份薪水嗎?難道不能爲了興趣而工作嗎?

一位義工在一個非政府組織醫療團體工作,工作範圍幾乎涵蓋全亞洲,以前是個生意人,因爲看見報章上看見許多飢餓的難民需要人們的幫助而下定決心把自己的所有都放下,加入這個組織,以無名姓對難民伸出援手。他說到一些第三國家的小販賣的東西不多也不貴,一心只想為顧客送上一碗能夠填滿他的肚子的佳肴;為顧客的一天帶所需的能量,只要顧客開心自己也開心,賣完了就回家陪家人。不像文明社會的人一天到晚滿腦袋想着怎麽賺更多的錢,買更大件的名牌皮毛給他的小老婆。

曾經覺得自己很自私,每天盲盲忙忙茫茫工作,把所有酬勞那去買一些不需要的東西給自己,花了幾十塊或幾百塊馬幣買了之後,那樣東西可能我只用過一兩次,沒有想到那幾百塊其實可以給一位難民的肚子填滿一個禮拜。也曾經給了自己一個很大的藉口就是告訴自己是那麽的渺小,並不能給于什麽幫助,留給一些善長人庸富商去捐助吧!可是在Lomography Society International讀到只需USD30, 我其實就可以幫助一位非洲小孩重見天日。

那麽有人也問我,那麽我工作不是爲了錢那是爲了什麽?我鴉雀無聲,因爲暫時我工作的卻是爲了錢,但至少我主要出發點是要為顧客帶來最好的服務。念college時有在民歌餐廳裏做part time,工錢不多,工作量繁重,可是很開心,現在想起也很懷念,看見顧客在喝自己泡個珍珠奶茶時臉露笑容還跟朋友稱讚好喝,那種滿足感就是每天上班都希望看得見的,所以會把每一杯奶茶都下足心機。當時才明白爲什麽有人會心甘情願在一家飯店當服務生一輩子,求的並不是飛黃騰達而是要看見顧客的歡笑與開心。

沙漠裏的遊牧民族,海上的水上人家,森林裏的原住民大可以出去城市工作,買大屋,駕大車。可是他們沒有,我還沒有領悟到他們的境界,因爲我自小就被灌輸一定要努力讀書,以後賺大錢、買大屋、駕大車…並不是幫助別人。選科目讀時第一個念頭一定是:讀完了之後會否能賺大錢,會否可以把我所付的學費給賺回來?

最討厭舊同學搞聚會,搞聚會的人通常都是要“曬命”要告訴大家他最近買了最新的手機,打算買什麽車子之類的。看見我拿LCA出來拍照問我這架東西可以賺錢麽?拍的照片可不可以賣給人?難道人每做一樣事情都要跟錢有關嗎?對,我是駕家裏的車子,我的手機是Nokia 3310,我穿的牛仔褲是念書時的同一件,有問題嗎?我的車子可以駕駛,我的手機可以撥電,我的牛仔褲還沒有破到見到屁股,爲什麽我要換?有毛病!

在他們的眼中我可能是失敗者,沒有志氣,沒有鬥志,沒有上進心… 懶得理你!最重要我媽沒有嫌棄我賺錢少,我每一天都開開心心,我養的狗並不是一只只是被買了然後搬到一個更大的籠裏住而已,我小學的《我的志願》正在成全路途中!這些才是重要的。

Wednesday, November 01, 2006

[GET IMAGE]

最近拍照慢了,更新blog的速度也慢了。
每一次拍完一卷底片,生活就充滿了期待&希望。
去相片店拿CD時更是心跳加速。
幾個月前,亂亂拍,什麽都拍,快快拍,拍很多卷,
從來沒有想過月底怎麽過。
現在不行了,要節省,每一個月都仆街是不行的。
明年還有很多大計呢!
拍照已經成爲了我的每天糧食,
一天不上forum,心囉囉亂,
一天不按快門,手癢癢。
LOMO給了我一種寄托感,
希望我的工作也可以給我這種感覺。
祝大家:工作愉快,萬事順利,身體健康!